新聞中心
news
  • 鋼鐵業綠色轉型:十三五排放標準更嚴

      導讀:目前,中國鋼鐵存在著環保兩極分化的隱憂,大企業在環保方面已非常先進,排放量并不大,但大量難以統計的小企業卻是污染物排放的主要力量,后者排放的粉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成為霧霾的主要原因。而先進企業與小企業不同的噸鋼環保成本也形成了不公平競爭,防止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值得關注。
    作為重化工業的代表,鋼鐵行業一直被貼著高耗能高污染的標簽,十三五的開端,鋼鐵行業的綠色化轉型面臨著另一番喜與憂。
      7月16日的2016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上,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發布了《中國鋼鐵工業環境保護白皮書(2005-2015)》(下稱白皮書)。白皮書認為,在產能過剩、市場低迷、行業大面積虧損的背景下,綠色轉型是中國鋼鐵工業的唯一出路。
      白皮書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間中國淘汰落后煉鐵產能2.47億噸,落后煉鋼產能1.72億噸,絕大多數落后工藝的鋼鐵產能已經被淘汰。與此同時,中國公布了“史上最嚴格”的排放標準,在多個指標上已經看齊甚至嚴過德法等發達國際。
      目前,中國鋼鐵存在著環保兩極分化的隱憂,大企業在環保方面已非常先進,排放量并不大,但大量難以統計的小企業卻是污染物排放的主要力量,后者排放的粉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成為霧霾的主要原因。而先進企業與小企業不同的噸鋼環保成本也形成了不公平競爭,防止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值得關注。
    多數落后產能已淘汰
      鋼鐵行業資源、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的快速增長似乎更多的來自產能大幅的擴張。而中國在淘汰落后產能上下的功夫并不小。白皮書數據顯示,2005-2015十年間我國已累計淘汰煉鐵產能2.47億噸,累計淘汰煉鋼產能1.72億噸。
      白皮書指出,鋼鐵行業的落后產能主要側重于鋼鐵的工藝和裝備層面,具體包括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嚴重污染或破壞生態環境,嚴重浪費資源、能源的鋼鐵產能裝備。
      今年初,國務院發布的《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指出,在近年來淘汰落后鋼鐵產能的基礎上,用5年時間壓減粗鋼產能1億-1.5億噸。
      在此背景下,關于落后裝備的政策認定在正逐步從嚴,標準也隨之不斷提高。
      以煉鐵、煉鋼裝備為例,2005年的《鋼鐵產業發展政策》規定鋼鐵行業要淘汰容積3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公稱容量20噸及以下轉爐和電爐。而在2011年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則規定,落后裝備為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30噸及以下轉爐和電爐。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盡管鋼鐵企業在全國工業中仍屬高耗能高污染產業,但全行業的環保意識在不斷增強,環保投入也在持續增加,淘汰落后產能取得巨大進展。
      通過十年來落后產能的淘汰,鋼鐵企業的污染物排放水平大幅改善,先進產能的比重也在大幅提升。
      工信部副部長馮飛表示:“如果按照裝備規模和工藝技術兩個標準來看的話,絕大多數落后產能都已經被淘汰掉了,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
      中國環境管理體系的認證比例印實了這一點,目前全國企業通過這一體系認證的比例不足30%,然而鋼鐵行業已有305家企業通過了認證,占全國鋼鐵產能的90%以上。
      唐山市副市長李忠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前環保是推動鋼鐵行業去除落后產能的重要手段,但現在落后的、不符合產業政策的、環保不達標的已經很少了,大多都是在國家法定范圍之內。
    排放標準趕上發達國家
      過去十年間,隨著各項環境戰略政策的執行,鋼鐵行業的環保狀況獲得明顯改善。
      白皮書顯示,自2005年到2015年,噸鋼煙粉塵排放量從2kg降為0.81kg左右,固廢綜合利用率由94.8%提高至97.5%,噸鋼固廢產生量由628kg/t降至585kg/t,噸鋼廢水排放量由3.8立方米下降至0.8立方米,許多特別限值地區的企業實現了廢水“近零排放”。
      截至2015年底,全國重點鋼鐵企業燒結機脫硫面積增加到13.8萬平方米,安裝率由19%增至88%;重點鋼鐵企業綜合污水處理廠配套建設比例達到75%以上。
      在此基礎上,中國公布了更為嚴格的環保政策和標準,鋼鐵行業承受著前所未有的環保治理壓力。
      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新環保法在2015年開始實施,堪比歐美發達國家的鋼鐵企業污染物排放特別限值標準也進入了實施階段,也被鋼鐵行業稱為“史上最嚴”的排放標準。新標準中,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指標全面、大幅收嚴,部分污染物排放限值僅為老標準的1/10。
      值得注意的是,和國外相比,在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標準上,我國已經達到甚至優于德國、法國等發達國家排放標準。此外,中國已開展對于二噁英和氟化物等污染因子的監測,并設定了0.5和4.0的排放限值,而法國等則沒有這些數據以及相應的標準。
      李新創介紹,在“十三五”期間,還將增加煙粉塵約束性指標、全面推行排污許可證制度,未來仍將通過環保倒逼手段促使環保不達標企業盡快退出,化解高污染過剩產能。
      中國標準化研究院資環分院院長林翎介紹,在已經制定的國家標準化“十三五”規劃中,專門設置了節能減排標準化工程,這一工程將針對鋼鐵等行業實施化解產能過剩標準支撐工程,重點制定節能、節水、環保、生產設備節能、高效節能型產品、節能技術、再制造等方面標準,加速淘汰落后產能。
    鋼鐵業環保兩極分化隱憂
      在嚴格的政策和標準約束下,十年間中國重點鋼鐵企業環保治理資金累計投入超過1300億元。特別是“十二五”期間,盡管鋼鐵行業利潤水平持續下滑,環保投入仍然保持增長態勢。
      當前,中國鋼鐵工業總體仍處于綠色轉型的初級階段,鋼鐵企業綠色發展水平參差不齊。白皮書認為,當前中國鋼鐵行業存在著環保兩極分化的隱憂。
      一方面,中國有著寶鋼、太鋼、唐鋼等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標桿企業;但另一方面,就全行業而言,由于地區差異、技術裝備水平差異和環保理念差異,中國鋼鐵企業之間的環保水平仍存在較大的差距。
      《鋼鐵工業環境保護統計》顯示,在煙粉塵排放上,重點鋼企平均值為0.81(千克/噸鋼,下同),然而中國鋼鐵協會會員中前十名的均值只有0.41,而后十名則高達4.17;二氧化硫排放同樣如此,平均值為0.85,前十名均值為0.35,后十名均值為2.62。
      更嚴重的是未納入統計的鋼鐵企業,這部分產能很多處于灰色地帶,其噸鋼排放量更高。2014年,中國鋼鐵行業協會會員單位粗鋼產量5.73億噸,其煙粉塵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為49.95萬噸和64.65萬噸。非協會會員單位粗鋼產量2.50億噸,不足會員單位一半,但其煙粉塵排放量達到51.55萬噸,高于會員單位排放總量,二氧化硫排放量更是高達116.1萬噸,約為會員單位的2倍。
      白皮書表示,后者大量排放的的可吸入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正是形成霧霾的主要原因。
      全聯中小冶金企業商會原名譽會長趙喜子發現,中國仍存在著體量巨大的地條鋼等違規產能。由于這些違規產能在環保等方面成本極低,其銷售價格普遍低于市場價格,而且這類企業大都貼上大牌鋼企的牌子進行銷售,嚴重擾亂了鋼鐵行業的市場秩序。
      白皮書也指出,目前中國鋼鐵行業環保設施平均噸鋼運行成本約為80元,其中寶鋼等先進企業環保設施噸鋼運行成本約150元,然而一部分企業噸鋼環保運行成本不足先進企業的1/3,環保成本上巨大的差異,不利于市場的公平競爭。
      更關鍵是,噸鋼環保成本的懸殊正在成為部分落后企業與先進企業打價格戰的重要“競爭優勢”。在前者的價格打壓下,先進企業不得不承擔著環保運行成本高位運行,銷售利潤率下滑的雙重壓力,如何防止鋼鐵行業在環保層面劣幣驅逐良幣值得關注。

吉祥招财猫试玩